Global Sources 世界經理人

廣告

如有投稿需求(暫不提供稿酬),請把文章發送到郵箱

[email protected],會有專人和您聯系

我知道了 立即投稿

熱點搜索
戰略規劃
組織架構
企業并購
市場定位
資本運營
廣告
首頁    企業戰略   企業戰略管理    正文

賈躍亭破產、暴風停牌擬退市,體育是罪魁還是受害者?

  體育大生意  2020-07-07 00:00:00   夢想窒息
一言以蔽之,體育不僅不是壓垮他們的罪魁,反而是他們講故事的受害者。

暴風樂視,這兩只昔日相繼稱雄創業板的“妖股之王”有著太多的相似之處,這曾是兩家企業巔峰時期外界最為津津樂道的話題,暴風一度被稱為“小樂視”。如今,相繼步入退市節奏的他們居然仍保持著亦步亦趨、搶奪頭條的默契步伐,甚至在探討兩者覆敗原因時,很多迷戀他們至今的狂熱股民也不約而同把怨氣撒到了體育身上,斥責體育是壓垮他們的罪魁。

賈躍亭

7月1日,曾以37個漲停板創造A股漲停紀錄的暴風集團正式停牌。而在這之前的5月14日,深交所就已經決定讓樂視網終止上市。而如無意外,深交所也將在15個交易日內對暴風集團作出退市決定。停牌公告發出,暴風的六萬股民欲哭無淚,這其中有不少還是連續在樂視網和暴風中踩雷的“雙響炮”。

一天之后的7月2日,樂視網創始人賈躍亭發布《打工創業、重啟人生,帶著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諾》一文,稱其個人破產重組程序終于完成,他在債權人信托中專門預留了不超過10%的比例用于補償樂視網股民。這份空頭支票一度讓過億游資殺入樂視退(300104),但很快,樂視網的澄清公告猶如兜頭一盆涼水潑下:“無法判斷是否未來樂視網股東可以向賈躍亭提出補償申請,亦無法判斷索賠池預留信托資產對樂視網股東進行補償的可行性!彪S后,樂視退不出意料繼續跌停。迄今,樂視退已連續17個交易日跌停,其26萬股民集體窒息。

無論樂視還是暴風,其坍塌之路和潰敗之因皆是有目共睹,但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東方財富網等投資平臺上居然還有大批狂熱的投資者一邊替“賈布斯”和馮鑫打氣加油,一邊簡單粗暴地抱怨是體育壓垮了樂視和暴風這兩家顛覆時代的生態新物種。

在種種抱怨聲中,7月迎來開門紅的A股風起云涌,滬指重返3000點后牛市做多情緒來臨。多個板塊持續漲停,就連文旅、電影這類因為疫情復工率較低的行業也持續迎來股票放量,專家只能用所謂的“技術性補漲”、“估值修復”來解釋。唯有體育概念股是個例外,倍顯沉寂落寞。當此之際,力挺暴風和樂視的股民專家們更是進一步唱衰體育。

面對這近乎刷屏的聲量和煞有介事的大段分析,初看之下,不僅讓一些不明就里的追隨者瘋狂點贊、跟風喊冤,恐怕連一些體育產業從業者都會忍不住自我懷疑,滿眼狐疑地打量體育產業究竟是不是個害人精。當前,體育產業的投資熱度確實處于退潮狀態,但強行將體育當作樂視網和暴風集團退市危機的罪魁,無疑也有失公允的。

誠然,體育曾是兩家企業重點布局和瘋狂燒錢的業務板塊之一,同樣也是虧錢嚴重的生態之一。樂視網2019年財報直言樂視體育、樂視云違規擔保案計提相關負債約90億元,這是公司巨額虧損并觸發退市機制的直接原因。而暴風集團創始人馮鑫更是因為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爆雷事件而被批捕,馮鑫失聯后暴風集團甚至無力提交2019年度財報。這些無疑是讓狂熱股民們歸罪于體育的直接證據。

有一說一,回首往事,無論是賈躍亭將樂視體育奉為“生態七子”之一,還是馮鑫豪言“暴風體育要用100天超越騰訊和樂視”,這兩位“妖股之王”操盤者確實對體育產業的前景格外看好,也確實投入力度頗大。其中,馮鑫為了收購MP&Silva更是用2億元自有資金就撬動了多達52億元的資金盤子,并最終以其中的47億元收購MP&Silva 多達65%股權。但察其言更要觀其行,無論兩人布局體育的初衷究竟如何,事實上包括筆者在內的至今都不敢說能看懂樂視的生態布局,但體育板塊在客觀上卻均淪為了這兩位生態化反高手吸引投資、創造概念推高股價的工具,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回首樂視網稱霸創業板、市值一路沖高到1500億元的過程中,樂視體育的創立也功不可沒,國體育產業的大潮來臨和樂視網股價的沖高之路高度重合。更重要的是,樂視長期融資渠道單一、現金流緊張,關聯交易太多,而樂視體育則在事實上成為了樂視多元化業務布局的一個錢袋子。

2016年,樂視體育單單B輪就融資80億元估值215億元,即便是因為經營粗放、大肆囤積版權導致虧損嚴重,比如單單中超版權這一項,2016年就了花13.5億元但卻只收回5000多萬,虧了13億元,但客觀而言,如果融資全部用于樂視體育的運營,相信樂視體育仍然渡過難關。不幸的是,樂視體育最終完成的大部分融資被賈躍亭違規注入造車事業中,而樂視網違規為其擔保,如今被樂視體育一眾投資人追償起訴,最終違規擔保計提90億元導致巨額虧損、被迫退市,追根溯源在于賈躍亭的資金挪用。

至于馮鑫,隨著MP&Silva收購案的爆雷、馮鑫被采取強制措施、光大資本高管的更迭,昔日收購MP&Silva的細節內幕被流出。馮鑫當時決心以超高杠桿收購MP&Silva的初衷之一就是要將這份“優質資產”注入上市公司,從而進一步推高股價。

2015年3月24日,暴風如愿上市,盡管暴風影音無論市場占用率還是營收能力均難言優秀,但沒想到的是,在當時大牛市的沖擊下,暴風股價在40個交易日內居然漲停37次,打破整個A股的漲停紀錄。暴風的市值也一路狂漲至360億元,動態市盈率超過250倍,財經媒體人吳曉波直言“瘋了”、“這是近十年來最大的資本泡沫”。

要知道,馮鑫在暴風上市之初曾為暴風能沖破百億市場而驚喜不已,暴風當時發了大量軟宣來強調這一里程碑時刻,馮鑫還曾專門為此發了一條朋友圈:“100,馬克一下!贝撕,資本市場對暴風的瘋狂追捧讓馮鑫徹底陷入了失語狀態。馮鑫曾在采訪時表示:“(動態市盈率超過250倍)真的無法想象,照此趨勢下去,我覺得300倍都不是夢!

很快,有多家媒體開始質疑暴風靠講故事、炒概念來推高股價,此后暴風股價開始震蕩。為了提振股價,暴風提出“N421”戰略,簡直就是樂視生態化反的簡化版,其中的2是指體育、影業這兩大內容再生平臺。此后,暴風集團下屬公司暴風(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聯合光大證券孫公司的光大浸輝等公司聯合設立了浸鑫基金,規模共計52.03億元。2016年5月,浸鑫基金以47億元的價格收購了英國體育版權巨頭MP&Silva多達65%的股權。隨后在2016年6月,暴風體育正式成立。

浸鑫基金總計52億元,其中暴風出資2億元,光大浸輝出資6000萬,其余資金全部來自于招商財富、招商銀行等投資機構,而這些機構之所以肯出資,是因為他們相信光大的背書,而光大之所以肯給暴風背書,是因為暴風集團、馮鑫及光大簽署了一份意向性協議《關于收購 MP&Silva Holding S.A.股權的回購協議》,馮鑫和暴風是風險的最終兜底者。

《協議》約定,在完成對MP&Silva 收購后的18個月內,暴風集團及馮鑫將會完成回購。而馮鑫敢于做出這一承諾,是因為他有信心在18個月內將MP&Silva這份優質體育資產盡快并入到上市公司中來,從而挽救當時已初顯頹勢的暴風股價。

但沒想到的是,2016年證監會開始收緊相關政策,MP&Silva無法如愿注入到上市公司中來。此后MP&Silva手中大批的體育版權到期而無力續約,2018年英國法院宣布其破產。而國內投資人意識到這一危機后紛紛向光大發起索賠,而光大則向馮鑫索賠,現金流本就緊張的暴風自然無力償還。

2019年,馮鑫被采取強制措施。而相關資料顯示,馮鑫當初為了盡快完成募資以完成對MP&Silva的收購,涉嫌對光大相關人員進行行賄,所以,馮鑫是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被批準逮捕。

回首這些早已被反復披露的往事,只是為了證明,無論暴風還是樂視,當初如此高調投資體育,在客觀事實上確實是在借助體育產業當時的熱潮來推高股價、吸納融資。體育本身就是非常依賴行業積淀、具有超強技術門檻的行業,無論是樂視體育還是暴風體育的超級速度都只能是揠苗助長,馮鑫當初“暴風體育一百天趕超騰訊和樂視”的豪言更是讓人重新“趕英超美”時代的錯覺。

一言以蔽之,體育不僅不是壓垮他們的罪魁,反而是他們講故事的受害者。如今在樂視體育、暴風體育相繼覆滅,樂視網和暴風集團相繼迎來退市危機之際,體育成為了很多狂熱股民發泄不滿、無端指責的對象,這對于當前本就處于資本退潮狀態的中國體育產業無疑是一種污名,甚至會導致更多投資人對體育敬而遠之。

誠然,中國體育產業迄今尚未找到借助資本力量快速擴大規模的有效途徑,但這并不代表中國體育產業可以任由資本污名化。更何況,面對這兩家顛覆時代的生態新物種,體育產業體量太小,真心背不起這口大鍋。

必須指出的是,暴風和樂視過早透支了資本市場對于體育的熱情,而相應的,他們給中國體育留下的那一丁點所謂的遺產遠不足以彌補這種透支的傷害。只是不知道,未來還要再等多少年,中國體育才能迎來資本界的“估值修復”和“信心修復”?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unzmit.tw)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蘋果手機大面積盜刷引發質疑;賈躍亭為何與恒大“鬧翻” | 懂懂周評

從賈躍亭看中國創新,從樂視看企業管理能力

同樣令人窒息的夢想,為啥馬斯克是英雄,賈躍亭是騙子?

激進派的賈躍亭和馬斯克間誰更“瘋狂”?

賈躍亭才是樂視最大的殺器

廣告
廣告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bl